当前位置:首页 > 散文精选 > 散文随笔 >

我抚摸过东泉的山和水

发布时间:2014-04-08 作者:谑浪笑敖点击查看更多【散文随笔】

远郊旅游是一个车轮,搭上一条交通局的水泥公路。公路将车轮推向四十公里外的小镇。如是,我来到了一直呼唤着我的东泉。

东泉流淌着两股泉水,一股凉凉的山泉,一股温温的地水。

山泉水埋首直奔五布河。温泉水一抬头却被肢解,被迫注入农家池塘,注入人工浴场,注进千家万户的洗浴缸。

肉身选择了温泉,温泉包绕了肉身。于是,富含矿物质的温泉水流入人们的期待。流进男人的胳肢窝,流进女人的指甲缝,流进孩子的笑靥,流进老人的皱皮。它流进朋友的相拥,也流进情侣的缠绵;它流进得意,也漫进失落。它浸透着千姿百态的人生。

高出体温的泉水专门用来煮游客。煮游客的肌肉,煮游客的筋骨,煮游客的膝盖,煮游客的脚踝。还煮我的肩周炎煮我的支气管炎,最后把我煮成了一个关公。血液在我脉管里回荡,霞斑在我两颊燃烧。从毛孔中探出一个头,从前额上掉下了一个颤抖。

雾状的水蒸汽向上蒸腾,它是温泉出窍的灵魂。

我深深的呼吸倚靠在水蒸汽上,因为不曾有风来纷扰。水蒸汽打乱了我的呼吸,因为我太过依赖于这一锅温汤。身体被泉波磋成了一根滑溜溜的火腿肠,大脑被雾气熏成了一盅黏糊糊的果子酱。太阳穴在噗噗直敲,耳孔在嗡嗡吹哨,我晕乎乎地走出了浴场。

日后,我们游览了温泉风景区。在阳春三月的一个早上。

太阳懒得像一只蜗牛,无精打采地坐在它天国的帐篷里混小时。可大地上的生灵却别是滋味一番。

奇峰秀岭漫步在五布河畔。河水为峰岭撑起透明的裙伞。裙伞上刺绣着绿色的剪影,剪影上飘浮着残败的枯叶。

枯叶没有晃动。五布河枕在初春的肚腹上冥想。

嶙峋的峭壁是一面裸露的皮肤。皮肤上垂悬着时间的褶皱。它是地壳一阵阵剧烈的抽动,是山体一次次痛苦的呻吟,是一道道万古千载清晰的记忆。

天真的油菜花凝望着对岸坚固的山岩,问它为何如此的苍老,何不像她这样一年复一年地出现又消亡。山岩不语,瞳孔中转动着东方式的悲凉。

无闻山鸟鸣啭,漏听昆虫唧唧,春风忘记了吹拂,静水掩埋了游鱼的行迹。山,水,树幔,连同灰色的春空一起跌进了旋转的画轴。

一副大自然亲手描绘的彩墨!

五布河因奇峰秀岭的翠意而沉醉。峰岭因五布水的殷勤而妩媚。

蹬山是一只腿。一只移动重量的腿。腿的辛苦是为了眼的收获。眼的收获是为了安抚心窝。

陡峭的石阶沿坡攀爬,石阶因有重量承载而忙绿不已,肯首把我们送到飞鹰峰顶。

飞鹰峰巅是一块石头,是一块飞越亿万年的巨石。迄今仍在飞,飞向亿万年后的时空。巨石浮层受千刀万剐,百般刁难。它裂迹累累,伤痕片片,形似贝九般悲壮。是岁月扑在上面辛勤耕耘的杰作。

观断面,犹如一摞摞书简。因而就有了书山的传说:盛唐时,唐僧取经从印度回国,邀来如来佛到大唐传经讲学。路经东泉“古佛洞”,如来被山中有洞,洞中有天的奇观所迷糊。一住便是三年。读的书就堆积在古佛洞的后山,后山成了书山。

一棵松柏穿越岩层把自己朝天提了一百年,可也没把自己提得太高,至多也只约二丈。百年的风雨没把它拿走,百年的光浴也没把它催胖。它精瘦地凌然独立在巅峰的一侧,如一名看护飞鹰的卫士。

站在飞鹰亭扫望。四围秀峰林立,远处延绵起伏的山峦在薄纱中沉睡。

仙女峰与飞鹰峰遥相呼应,是一对相爱的伴侣。他们的恋情不知走过了多少个世纪,但俩俩的身躯始终不能相触。他们眼神中这才有了牛郎织女般的忧郁。

双峰情意缠绵,展尽风流。

一个突兀高高举起。一个深幽暗暗潜藏。飞鹰峰的精彩在于它峰巅巨石的大胆高歌,仙女峰的绝妙在于她山腹仙女洞委婉的低吟。男性的雄浑与女性的柔美被这两峰一语道尽,我们何必还羞于这难以启齿的性爱?

下山是一只手,用手扶着护栏,平衡着身体向下落步。虽不如上山费劲,却不得不为险要而握紧一块沉石。沿途。天然藤披着迷彩服,百无聊赖地绕着树桠玩索圈,随时都想套住一个路人的脖颈,试图尝尝黏肉缠人的味道。蒲葵迫不及待地从岩缝中挣扎出来,想体味在泥地上和山石间生活有什么异样。香樟树和斑竹是这里的山民,饱经风霜的外衣上滴淌着艰辛的绿汁。而今,回暖的春意又将它们织上一层轻松的喜悦。无意间,我们下到了山脚。

走在摇曳的木排栈道上,可以从容地欣赏沿岸的图景,因它离水面只有五步之遥。黄葛树从山墙中长出来并不少见。但使我着迷的是它那同枝叶一样繁茂和舒展的根茎。它不拘于泥壤的制约,不囿于黑暗的围困,潜心破解土地内心的密码。没有土壤,就匍匐在石头上描绘自己的蓝图,幻想自己的未来。它挂在半壁的身姿探向河床,在低空搜寻过往的讯息,观察风云的变迁。

然而,探访古佛洞和仙女洞也是一件蛮有趣的事。

古佛洞是一个宗教。曾有如来佛栖身为证。现为出家人所利用。两名小和尚在此坐等凡人前来烧香抽签福佑自己。等的闲暇和尚没有忘记用手机与现代化接轨。或许他在垂询哪座山有更适合他的庙门与禅位。

仙女洞是一个传说。立纺锤样的穴口半启半合,似乎有什么私密隐在其中,给人无限的联想。进来洞中,真把我大吓一跳,身长八尺的仙女正跷腿坐在高台上挤眉弄眼地梳妆。简直是一个仙精。传说中的仙女应该是娇小玲珑,仪态万芳吧,我想。塑像的工匠大概是个五大三粗的壮汉,莫非要塑个大仙女出来与其配对?

我有些看不懂了,难道现代人就是这样诠释着我们古老的传统文化?

上山揽胜,下山探幽。东泉景区的玩法也逃离不了程式性的俗套。不过,加上了一个滋养身体的温泉,游览的心境就大不一样了。

2014-03-10

作者谑浪笑敖的文集 欢迎投稿,注册或登录 [已登录? 马上投稿]


     点击查看更多【散文随笔】


     文章来自: 读美文网(www.dumeiwen.com)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     我抚(1)摸过(1)东泉(1)


发现一点点-人生感悟:人生没有捷径。
无觅关联推荐,快速提升流量